<dd id="vfkx9"></dd>
  • <rp id="vfkx9"></rp>

    1. <dd id="vfkx9"></dd>
          <button id="vfkx9"></button>

        1. <button id="vfkx9"></button>

            張云:自然災害、天人感應和吐蕃上層的政教之爭

            發布時間:2024-05-31 21:07:00 | 來源:?西藏大學學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曹川川

            【內容摘要】青藏高原地區多發的自然災害,在吐蕃時期成為反復被利用的斗爭工具,特別是在信佛大臣和奉苯大臣的爭權奪利之中,更發揮了特殊的作用。本文依據《韋協》、新舊《唐書》等藏漢文資料,對相關史實加以梳理,指出佛苯兩教利用自然災害攻擊政敵的重要事實,認為其與先秦諸子中“天人感應”學說存在密切的關系,是通過內地與西藏地方的思想文化交流,特別是吐蕃貴族學習并直接翻譯借鑒儒家經典(如《尚書》《春秋》等)得以實現的。苯教、佛教雙方共同接受這一思想,使“天人感應”學說在吐蕃的政治和社會生活中發揮了巨大作用,并產生深遠的影響。

            【關鍵詞】自然災害;天人感應;吐蕃;政教之爭

            【作者簡介】張云,男,漢族,陜西周至人,中國藏學研究中心歷史研究所二級研究員,陜西師范大學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方向為藏族歷史。

            【文章來源】《西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4年第1期。本文為2020年度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招標課題“中國西藏與南亞各國關系的過去現在與未來”階段性成果,項目號:20&ZD144。原文編發時略有刪節調整,注釋從略。

            【中圖分類號】K28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5-5738(2024)01-020-009

            正文

            漢文資料關于吐蕃地區自然災害多發的情況不乏記載,杜佑《通典》稱吐蕃“其國風雨雷雹,每隔日有之”,《舊唐書》稱吐蕃:“多事羱羝之神,人信巫覡”?!缎绿茣芬灿涊d其“國多霆、電、風、雹、積雪,盛夏如中國春時,山谷常冰。地有寒癘,中人輒痞促而不害?!薄捌渌?,重鬼右巫,事羱羝為大神。喜浮屠法,習咒詛,國之政事,必以桑門參決?!蓖罗欧钭匀怀绨?,以及信奉佛教、僧人參政的情況由此可見?,F代科學調查表明,青藏高原災害類型主要包括:地震、泥石流、崩塌、滑坡、冰湖潰決、山洪、雪災、干旱和凍脹融沉等,而且總體上表現出:高強度與高頻率、突發性、季節性、周期性、群發性和鏈生性的特點。這種狀況既影響到高原地區先民的生產生活,也影響到吐蕃的政治活動,乃至當時人們的思想意識和精神世界。早期藏文史書《巴協》(一作《韋協》)等就透露了一些自然災害與吐蕃上層政治及宗教紛爭的信息,對于了解當時吐蕃的政治宗教和社會歷史很有幫助,值得分析和研究。

            一、信苯大臣利用自然災害抵制佛教的傳播

            苯教是西藏地方古老的民間宗教,它以崇拜自然山川神靈、負責祭祀和重大儀式的殺牲獻祭、占卜吉兇好壞、驅鬼辟邪、求福免災等活動為主要內容,苯教巫師“辛”(gshin)很早就在贊普身邊扮演著祭祀活動的主持者和贊普精神上的指導者的角色,常常會以神諭、謎語等方式影響贊普的決策和行事,被認為是發揮了“護持國政”的作用。

            佛教傳入吐蕃,特別是被王室接受以后,便對苯教過去的主導角色和顯赫地位形成了挑戰,還隨著佛教影響的持續增大而不斷加強。按照藏文史書的一般說法,佛教和吐蕃地區發生聯系出現在拉脫脫日年贊時期,如《韋協》即稱,“佛陀之妙法傳入蕃地,起始于贊普拉脫脫日年贊時期?!薄顿t者喜宴》對此增加諸多細節,聲稱“當拉托托日年贊六十歲時,其時他正坐在大保寨雍布拉康(yum-bu-bla-sgang)之中,天空出現五光十色吉祥彩虹、花雨及天神之花樂。日出之時,陽光并至,遂自(空中)降下如下(文物):用琉璃寫于金紙上的《諸佛菩薩名稱經》(pang-kong-phyag-rgya)及《寶篋經》(mdo-sde-za-ma-tog)、兩部如意經卷、金塔、牟陀羅印、如意珠印牌(tsinda-ma-nivi-skos-phor,或譯作觀世音咒塔印模)等六種,在所降神物中,又謂有四層玉塔?!钡?,包括有諸佛菩薩名稱經》寶篋經》等在內的佛教典籍屬于“天降圣物”,因為無人能通且缺乏社會土壤,只能作為“年波桑瓦”(gnyan-po-gsang-ba,玄秘神物)加以禮拜,并沒有獲得傳播,從而沒有對苯教形成任何形式的影響和威脅。

            松贊干布時期,隨著贊普與尼泊爾赤尊公主和唐朝文成公主聯姻,以及兩公主攜帶佛像和佛經進入吐蕃,松贊干布組織修建大昭寺、小昭寺和一些佛堂,佛教信仰開始在吐蕃王室傳播開來。但是,根據藏文史書的記載,松贊干布所采取的仍是平衡佛苯兩教的政策?!稘h藏史集》記載,“為了使愚昧之人也能理解佛法,松贊干布首先教以‘仲(sgrung)’、‘德烏(Idevu)’、‘苯波(bon-po)’的教法。關于松贊干布所作的各種功業和深遠規劃,在拉薩大昭寺的墻壁上繪有圖形?!彼少澑刹既ナ乐?,特別是在赤德祖贊(Khri-lde-gtsug-btsan,704—755年)時期,佛教有了進一步的發展,佛苯之爭逐漸凸顯出來。吐蕃時期多次發生佛苯兩教的激烈爭奪,甚至一度發展到十分血腥的地步。雙方斗爭的手法也變化翻新,別出心裁,其中利用自然災害攻擊對手便是其一,而且最早使用這一手段的還是苯教徒一方。

            《韋協》記載:“王子赤松德贊(khri-srong-lde-bt-san,754—797年在位)年十三歲登基。那囊·瑪香沖巴杰(sna-nam-ma-zham-khrom-pa-skyes)、赤托杰唐拉拔(khri-thog-thang-la-vbar)和焦若·吉桑杰貢(cog-ro-skyes-bzang-rgyal-gong)三人鬼迷心竅,潛謀作亂。先是那囊(sna-nam)、焦若(cog-ro)二人合計密謀,由那囊·瑪香沖巴杰懲殺了唐拉拔(原文如此),然后宣稱:蕃地多有不祥之兆,皆因崇信釋迦牟尼之法所致,故漢地佛像理當送回漢地?!蹦悄摇が斚銢_巴杰、赤托杰唐拉拔和焦若·吉桑杰貢都是信奉苯教的大臣,為了反對佛教,把吐蕃地方出現的各種自然災害和不祥之兆歸咎于贊普赤松德贊及其心腹大臣信奉佛教,也就是說,他們認為信佛是導致自然災害的根源所在。

            有了上述的認識,他們對當時吐蕃一些重要的佛教場所,特別是拉薩和桑耶地區的佛堂進行了大肆的破壞活動。史書記載:“其后,邏娑(拉薩)喀查(mkhar-brag)佛堂被毀,扎瑪詹桑(brag-dmar-mgran-bzang)也遭毀壞,其佛堂大鐘埋于欽普(mchims-phu),即為今日之桑耶大鐘也。尚·瑪香毀法之時,設屠場于邏娑貝哈爾林(ra-sa-pe-har-gling,梵文Bihara,寺廟),把宰殺了的羊的肉腔懸掛在眾佛像的手腕上,羊腸則纏繞于佛像的頸部,還宣諭民眾,不得做稱之為‘茨’(tshe)的儀軌,百人中若有一人修習佛法者,罰其一生受孤身流放之苦。佛法竟如此被毀也?!边@里提到的"茨"(tshe),就是由金城公主傳入吐蕃地方的、人去世后七七四十九天的悼念祭祀活動。

            按照佛教因果報應的說法,這些采用極端手法滅佛的苯教大臣都得到了應有的懲罰?!安痪?,尚那囊·赤托杰唐拉拔被帶至唐拉山(thang-lha)腳下,在啊、啊、啊之哀號聲中死去;焦若·吉桑杰貢則因舌頭及四肢皆干枯而亡?!边@自然與信佛大臣激烈反擊有關,而這種你死我活的教爭常常又是十分曲折復雜的。史書記載,正當信佛大臣乘勝擴大戰果之際,又出現了新的變數?!扒≡诖藭r,又有一些兇兆顯現,預示尚·瑪香即將命喪。于是便有人乘機賄賂占卜者,故意放言:有兇兆顯現,贊普有難,需要名“故儡”(sku-glud,應該是“傀儡”的漢語音譯一引者)來替贊普消災。以此借口把尚·瑪香活活送入了墓中。此時,上下又有人在傳言,說兆頭與占驗相符,種種兇兆皆為漢地佛像發怒施害之故,查漢地佛像源自天竺,理當把釋迦牟尼像送往其故土天竺的近鄰泥婆羅。于是用兩匹騾馱載把佛像送至芒域,時遇該地四處遭災鬧荒也?!边@里可以說是一波三折,信佛大臣試圖將另一位奉苯大臣尚瑪香(又譯作瑪祥、瑪尚,即瑪尚仲巴杰)置于死地,還采取買通占卜者的手法來達到目的,但是沒有想到反佛大臣將計就計,聲稱這些災異正是供奉在大昭寺中的釋迦牟尼佛像造成的,應該將其送還最初的來源地天竺,在把佛像送往芒域(mang-yul)時,還造成了當地遭災鬧荒。顯然,奉苯大臣在這輪回的斗爭中化險為夷、轉危為安,取得了防守反攻的暫時勝利。

            赤松德贊成年后,繼續支持佛教傳播,但是遭遇到相同的難題,即來自信奉苯教大臣的強烈抵制,對手恰恰還是利用自然災害作為依據。史載:“其后,贊普從寂護尊前聆聽‘十善’、‘十八界’等之法門達半年之久,由喀其(kha-che,克什米爾)人阿難陀(a-nan-ta)擔當譯師,此人譯語可謂精當無誤。贊普遂深信佛法乃是妙善之法,有心要把諸天竺佛典譯成藏文。然而,(此)時忽發大水,旁塘宮(vphang-thang)被沖毀,拉薩城堡也被雷電擊中起火燒毀,饑荒、人畜瘟疫大行。諸大尚論乘機奏曰:‘此乃是奉行佛法之故,望贊普暫且擱置興法一事?!澠諢o奈,偕尚·涅桑(zhang-nyang-bzang)、森果·拉隆斯(seng-vgo-lha-lung-gzigs)兩名隨從,前去拜會堪布寂護……贊普向寂護堪布言道:‘我福緣淺,蕃地久戀黑暗之道,今若驟然反其道而行之,殊為困難。若計不得當,則興佛不成。故暫請堪布回歸泥婆羅(尼泊爾),興佛弘法之事,我將從長計議,待漸漸說服了眾尚論,便遣人恭迎您再次入蕃?!f罷,即遣司囊其瓦(snam-phyi-ba)職銜的森果·拉隆斯為使者,護送寂護和文成公主所攜來的釋迦牟尼像前去泥婆羅,并一直送到了朗那楚粗(glang-snavi-gru-tshugs)之地?!奔抛o最后被送到泥婆羅暫時安居。從藏文史書記載來看,這次西藏地方的自然災害,種類多、影響范圍大、危害較大,包括雅隆河暴發大洪水,導致位于今山南市乃東區頗章的旁塘宮被沖毀,拉薩紅山上的布達拉宮城堡被雷電擊中起火燒毀,同時還發生了大饑荒和人畜瘟疫大流行。這次重大自然災害就這樣引發了政治危機,并且被苯教徒所利用,認為是赤松德贊贊普和親近大臣們信奉佛法導致的結果。赤松德贊也不得不做出讓步,暫緩弘揚佛法,將寂護送往尼泊爾暫避風波,將作為佛法傳播象征的大昭寺釋迦牟尼佛像送往芒域暫存,以化解政治風險。

            二、信佛大臣利用自然災害反制苯教勢力

            信奉苯教的大臣可以把自然災害作為工具用來抵制、攻擊佛教在吐蕃的傳播,并與信佛大臣爭奪政教大權,甚至可以用來警告、限制約束贊普的政教活動。信佛大臣也沒有束手待斃,他們反其道而行之,也積極利用自然災害還擊苯教大臣發起的進攻,有力地配合了佛教在吐蕃上層中間的傳播。

            (一)宣揚吐蕃發生的災害是信奉苯教的結果

            信佛大臣積極制造輿論,宣稱正是由于毀滅佛法,才導致了多位信奉苯教大臣連遭厄運,受到懲罰,而導致吐蕃出現種種不祥之兆。

            盡管在奉苯大臣的壓力下,赤松德贊讓人將佛像送到邊地,將寂護送往尼泊爾安居。但是信佛大臣依然呈請贊普,在贊普本人身體和王朝社稷面臨大難關頭,希望能夠支持再次恭迎和供奉來自內地的釋迦牟尼佛像,仿效父王過去崇佛禮法的政策。

            (二)聲稱信仰佛教才能獲得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為了應對來自苯教方面的指責,信佛大臣和試圖推行佛教的赤松德贊聯合起來,積極加以回應,強調“如臣民全然不依贊普號令,往后當贊普遭心神不寧之擾,或遇人畜瘟疫大行,或周邊之敵侵入我腹地,或有饑荒蔓延時,則功德不會澤民久遠,三寶所依亦不能存在,王室子孫及臣民將墮入罪孽之中?!边@是從不聽贊普之令可能會造成的諸多危害,包括人畜瘟疫流行等自然災害層面說的。另一方面,佛教方面宣稱,信佛還可以免除自然災害的侵擾。如稱“堪布蓮花生曾做過一次佛法儀軌,得益于此,從此雨水豐潤,人畜疾病亦得以斷除?!?/p>

            桑耶寺修建之時,西藏地方再次發生了地震。史載,赤松德贊曾夢見諸多佛菩薩形象,遂召來尼泊爾工匠傳達旨意,這些工匠心領神會按照贊普描繪的模樣完成了佛像塑造,“當造像完畢,以木輪車載之迎入寺院時,大地傾搖;迎至東門門檻時又見大地傾搖;迎入內殿安奉時再見大地震動不已。最終,石像被迎入殿內,抹上泥巴,塑成了石胎泥像,再披上佛衣,系上了金帶?!彪m然這里沒有過多地發揮和引申,但是既記載了當時發生一場較大地震的情況,也表示了地震并沒有影響佛像的安置和寺院的建造,還把建寺造像的功能也隱含其中了。

            (三)做法術降服苯教山川神靈鬼怪

            佛教既然把自然災害的降臨歸咎于苯教的神靈鬼怪在作祟,以佛教因明學見長的寂護也無可奈之何,他只好向赤松德贊推薦了具有“降妖捉怪”非凡本領的蓮花生,由韋塞囊(即拔塞囊、巴賽囊)迎請他來吐蕃傳法?!俄f協》記載,蓮花生入蕃途中一路做法降魔,在今天拉薩附近遇到沸騰的泉水,他把“多瑪”擲入水中,據說沸水漸漸消退,然水霧漂浮三日之久。其后,在翻越喀達(gal-ta-la)山口時,他發現:“前有一條惡龍,系白龍之子,居于一處畜性陰間、是佛法大行于蕃地之敵,發慈悲之心,將其調伏之?!钡搅藢帥_(snying-drung)地方,“狂風”要與他比試法力,被他降服。當時正值冬季藏歷十一月,“只見唐拉(thang-lha)雪峰之頂云團飄忽,雷聲夾著閃電大作,冰雹、雪??袢欢怠安荚诖说貙W龇ㄊ氯?,把‘多瑪’擲入寧沖泉水中,斷水氣,消沸水。約一月,堪布抵王宮,與贊普見面致禮?!憋@然,按照史書這一段描寫,主導這些自然界災害的神靈們都被蓮花生戰勝了。

            欣喜無比的還有推薦者寂護堪布,他此時也得以再次來到吐蕃,并對贊普赤松德贊說:“昔日世尊住世時,世間神、龍未有不被世尊調伏者。惟蕃地之神、龍從不曾被降伏,故屢屢發難作怪,阻撓贊普奉行佛法。今世間咒力兇猛者無有超過鄔仗那(dbu-rgyan)堪布蓮花生者。去歲,贊普欲奉行佛法之時,遭遇兇惡殘暴之神、龍作怪,致使旁塘王宮被洪水沖垮,喀查城堡被大火燒毀。今欲請堪布用銅鏡占‘四大王天’之卜,降伏眾兇愿之神、龍,使其受[堪布之]嚴詞訓誡,立誓護法,國之將呈現正片安寧。故來日贊普要成弘法大業,此咒師堪當重任?!?/p>

            贊普采納了寂護之言。一日堪布端坐在華蓋之下,向侍寢官囊欽(gnang-chen)森果·拉隆措協年列以銅鏡占“四大王天”之卜。那些往年曾屢屢施法,致使旁塘王宮被大水沖垮,邏娑城堡被烈焰燒毀,人畜瘟疫橫行的眾神、龍被蓮花生一一呼著名號,召到座前,讓眾神、龍變幻出人身,受嚴詞訓誡。

            此外,由贊普主導的辯論方式,以及贊普的行政命令具有更強的約束性,對苯教的命運產生了更大的影響。大約在公元771年,佛苯兩教激烈辯論,“雙方不斗法術,只論教理”,結果長于法術而短于教理的苯教以失敗告終?!坝谑牵ㄙ澠眨┫轮I令,自此不準奉行苯布(教),不得以殺害眾多牛馬及動物來制作殉葬品?!北浇淘馐芰酥卮?,而佛教則在快速發展的軌道上一路狂奔。

            (四)通過立誓證盟保護佛法傳播

            至今保存在西藏山南市桑耶寺大殿正面墻根的《桑耶寺興佛證盟碑》銘文,清楚地展現了信奉贊普及大臣通過傳統的盟誓方式保護佛法傳播的努力。碑文稱:“邏些(拉薩)及札瑪(brag-mar,即札瑪真桑,桑耶寺附近佛堂)之諸神殿建立三寶所依處,奉行緣覺之教法。此事,無論何時,均不離不棄,所供養之貴具,均不得減少,不得匱乏。今途后,每一代子孫,均需按照贊普父子所作之盟誓,發愿。其咒警書詞不得棄置,不得變更。祈請一切諸天、神祗、非人,未作盟證。"而保存在山南市昌珠寺的吐蕃鐘銘,則是王妃沒廬氏菩提(jo-mang-chub)供養鑄造的,文稱:“令一切眾生齊皈善業之故,特鑄此大鐘。鐘聲有如天神鼓樂,嘹亮浩渺虛空,此亦天神贊普赤德松贊之住世壽元也。施主為王妃菩提氏,并由唐延漢比丘大寶(rin-chen)監鑄?!蓖罗跏倚欧鹋c唐朝佛教工匠的推動于此可見一斑。在佛法興盛時期,信奉佛教的吐蕃贊普和崇佛大臣,相繼采取盟誓立碑銘文的方式,希望把信奉佛教世代保持下去,如《噶迥寺建寺碑》《楚布江浦建寺碑》《葉爾巴寺鐘》等,均是吐蕃時代的遺物,也是贊普君臣興佛證盟努力的證據。這些努力在一定的時期為佛教的迅猛發展起到保駕護航的作用。

            三、達磨贊普利用自然災害進行的政治反擊及其失敗身亡

            佛苯政教之爭一直伴隨著吐蕃整個時期,佛教雖然在多位贊普特別是赤松德贊和赤祖德贊(khri-gtsug-lde-btsan,熱巴巾,815—836年在位)的大力支持下,贏得越來越高的政治地位和社會影響,一些高僧大德還擔任了執掌王朝行政大權的宰相。赤祖德贊時期不僅將赤松德贊三戶養僧修改為七戶養僧制度,更制定了“目瞪僧人挖眼、手指僧人斷指”的嚴酷法律。但是,苯教對佛教的激烈反抗也依然潛藏著,并隨時可能爆發出來。饒有興味的是,他們依然采取了利用自然災害發難的方式。

            這一次大規模的沖突出現在達磨贊普(烏東贊,Khri-dar-ma-vu-dum-bstan,836—842年在位)時期?!俄f協》記載:“在此期間,拉薩出現霜災,莊稼生銹病,發生旱災、獸瘟和人疫。贊普趁此機會對全體百姓說:‘拉薩發生人疫災害,是怎樣造成的。你們知道嗎?’答說:‘不知道?!澠照f:‘我知道,就是那個叫文成公主的母夜叉,請來了不吉祥的夜叉之神釋迦牟尼。釋迦牟尼最初到了須彌山頂,結果攪亂眾神而征服之,從而使眾神衰亡;之后,到了烏仗那,又使烏仗那毀滅;然后到了摩揭陀,摩揭陀也遭殃;后來到了漢地,漢地也遭災害;現在又到了吐蕃?!边@里對佛教的詆毀是極端嚴厲的,而且具有極強的煽動性和攻擊性。很重要的觀點就是把此刻拉薩出現霜災、莊稼受損、旱災、畜疫和人疫爆發歸咎于信奉佛教。當然,他還指出了另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就是大批僧人出家可能會導致吐蕃人口萎縮,社會勞動力和兵員減少的現實問題。他宣稱將佛教傳入吐蕃的文成公主,“她又讓全體吐蕃民眾出家,不接觸女人,專修佛法而斷絕后嗣?!边@一條資料透露出兩個強烈的信息:一是即使到了吐蕃晚期自然災害與政教人事息息相關的思想觀念依然存在,并深刻地影響著吐蕃的政治生活;一是經歷佛教正式傳入吐蕃一百年的實踐之后,包括達磨贊普在內的吐蕃上層,依然認定是文成公主從內地將佛教傳入到吐蕃地方。后者反證了文成公主和唐朝內地佛教對吐蕃佛教的特殊而重要的貢獻。

            十分不幸的是,達磨贊普把自然災害頻發歸結為信奉佛教的結果,后世藏文史家卻又把達磨當政時期發生的巨大自然災害認為是他毀滅佛法的結果。漢文史書記載了此時期青藏高原地區相繼發生的大災害?!缎绿茣分^“達磨嗜酒,好畋獵,喜內,且兇愎少恩,政益亂?!允菄械卣鹆?,水泉涌,岷山崩;洮水逆流三日,鼠食稼,人饑疫,死者相枕藉?!薄顿Y治通鑒》記,“達磨荒淫殘虐,國人不附,災異相繼,吐蕃益衰?!背嗣枋隽诉_磨贊普的荒淫之外,就是記載了當時發生的大地震、大洪水和疾病流行。藏文史書《賢者喜宴》也記:“其時,一切神魔發生戰亂,于是出現了即將毀滅王法的各種惡兆:發生了大地震;四方燃燒,天空血紅色;隕石流星相互撞擊;漢藏邊界之西,河州山地平原中央,此地為吐蕃所管之界山傾倒了,洮水被阻三日,河水回旋,向上逆流,并自河內發出巨大聲光,兼有雷擊?!边@里記載了青藏高原地區大地震、河州(甘肅臨夏)大山傾覆、隕石降落、洮河堰塞湖等重大自然災害,稍微有點差異的地方是,藏文史書作者認為這是毀滅佛法導致的惡果。達磨贊普最終也以被佛教僧人拉隆貝吉多杰刺殺身亡而結束任職。盡管敦煌文獻有顯示他崇奉佛教的內容,恐怕他置身于佛苯之爭,并對佛教采取了極端措施也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四、“天人感應”思想傳入吐蕃及其現實影響

            從吐蕃時期頻發自然災害,并被信奉苯教、信奉佛教的大臣們交互利用的史實中,還看到一個突出的特點,即這是先秦諸子,特別是儒家“天人感應”思想進入吐蕃政治生活的客觀寫照和充分體現。它與佛教因果報應的學說、苯教崇拜自然并殺生獻祭的天人關系處理是存在一定差異的。應該是內地與西藏地區思想文化密切交流的一個重要成果。

            學術界一般認為,天人感應觀念起源于諸如《詩經》《尚書》《管子》《國語》《易傳》《呂氏春秋》等先秦典籍中?!兑讜贩Q:“天垂象,圣人則之。庖犧氏之王天下,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笨鬃诱f:“邦大旱,毋乃失諸刑與德乎?”(《戰國楚竹書·魯邦大旱》)政通人和,天就會降下祥瑞以鼓勵,相反天就會降災害以警告,特別是針對統治者的警告。

            《春秋》是儒家《五經》之一,內容包括天文氣象、政治經濟、社會生產與生活等諸方面,其中多言災異述天道,記載了“日蝕三十六、地震五、山陵崩二、彗星見三、星隕如雨一、火災十四,以及五石隕墜、六鹢退飛、多麋、有蜮、鵒來巢、晝暝晦、大雨雹、雨木冰、李梅冬實、七月霜、八月殺菽之類?!?/p>

            孔子、墨子等都有相關論述,到了西漢董仲舒時便發展成天人感應的系統學說。董仲舒的《春秋繁露》比較系統地呈現他的有關理論。如《天地陰陽》稱“世治而民和,志平而氣正,則天地之化精,而萬物之美起。世亂而民乖,志僻而氣逆,則天地之化傷,氣生災害起?!彼凇杜e賢良對策》中說:“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惕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边@就是旨在警示帝王下罪己詔、改弦易轍行仁政的天人感應學說。

            董仲舒還將該學術用于資政實踐,他曾經向漢武帝進言:“災者,天之譴也;異者,天之威也。凡災異之本,盡生于國家之失,國家之失,乃始萌芽,而天之災異以譴告之,譴告之而不知變,乃見怪異以驚駭之,驚駭之尚不知恐懼,其殃咎乃至。以此見天意之仁,而不欲陷人也?!?/p>

            “天人合一”的思想是怎樣傳入到吐蕃地方并被吸收的呢?史料記載顯示有多種方式和途徑。這包括:第一,文成公主入蕃帶去大量佛教典籍和儒家文獻,其中的所謂占卜書可能就有類似的內容。其中所包括的天文歷算資料即“博唐(spor-thang)”,很可能是托名《易經》的有關占筮、星命之術。第二,通過入唐朝國子監學習儒家經典的吐蕃貴族子弟傳入,以及吐蕃主動向唐朝學習所獲?!杜f唐書》記,吐蕃“仍遣酋豪子弟,請入國學以習《詩》、《書》。又請中國識文之人典其表疏?!薄凹疤诩次?,益崇儒術。乃于門下別置弘文館,又增置書、律學,進士加讀經、史一部。十三年,東宮置崇文館。自天下初定,增筑學舍至千二百區,雖七營飛騎,亦置生,遣博士為授經。四夷若高麗、百濟、新羅、高昌、吐蕃,相繼遣子弟入學,遂至八千余人?!倍腋鶕瞥囊幎?,“凡《禮記》、《春秋左氏傳》為大經,《詩》、《周禮》、《儀禮》為中經,《易》、《尚書》、《春秋公羊傳》、《谷梁傳》為小經?!卑鲜觥疤烊烁袘彼枷氲摹洞呵铩贰渡袝返鹊浼蠖嘣谄渲?。第三,儒家經典直接傳入吐蕃。唐玄宗開元十八年(公元730年),“時吐蕃使奏云:‘公主請《毛詩》、《禮記》、《左傳》《文選》各一部?!屏蠲貢懪c之?!敝档米⒁獾氖?,當時唐朝的正字于休烈上疏反對將儒家經典贈給吐蕃贊普,理由是:“臣聞吐蕃之性,剽悍果決,敏情持銳,善學不回。若達于書,必能知戰。深于《詩》,則知武夫有師干之試;深于《禮》,則知月令有興廢之兵;深于《傳》,則知用師多詭詐之計;深于《文》,則知往來有書檄之制。何異借寇兵而資盜糧也!”甚至他還苦口婆心、千叮嚀萬囑咐地提醒玄宗皇帝:“若陛下慮失蕃情,以備國信,必不得已,請去《春秋》。當周德既衰,諸侯強盛,禮樂自出,戰伐交興,情偽于是乎生,變詐于是乎起,則有以臣召君之事,取威定霸之名。若與此書,國之患也?!薄敖Y果并未如他所愿,包含著儒家治國思想和智慧,當然也包含著豐富的“天人感應”思想內容的春秋也直接交給吐蕃贊普。最后,就是從敦煌藏文文獻中,發現了這些被翻譯為藏文的包含“天人感應”思想的儒家經典,如P.T.986《尚書》殘卷,P.T.1291《春秋后語》(一說為《戰國策》),P.T.992,1284,S.T.724《孔子項托相問書》等。這些被譯為藏文的儒家經典的存在,也是最直接有力的證據?!栋蛥f》(《韋協》另一種譯法)把孔子描述為精通占卜術的“神變幻化之王”,并用來指稱文成公主的父王唐太宗李世民。

            《敦煌本吐蕃歷史文書》有贊普為天神下凡的說法,在提到聶赤贊普時稱:“天神之子,先違人間之王,后直接當眾升天?!痹凇兜谀滤_摩崖刻石》和《唐蕃會盟碑》中均稱吐蕃贊普為“圣神贊普”(lha-btsan-po)或者“神變圣神贊普”(vphrul-gyi-lha-btsan-po)。雖然這些傳說可能與吐蕃的苯教有一定關聯,但更可能與唐朝思想文化交流有緊密的聯系,是后世史家對早期歷史的一種新解讀和建構。

            關于儒家“天命論”思想和唐朝政治組織制度隨文成公主入蕃而傳入吐蕃,并在雙方持續深入的文化交流中被吐蕃吸收借鑒的問題,國內外學術界多有研究,法國學者戴密微(Paul Demiéville,1894—1979年)曾指出:“唐朝公主對吐蕃佛教傳播可能起的作用似乎是非常有限的,……她所正式積極從事的則是向吐蕃傳播漢地的傳統(儒教)文化?!比绻粌H僅局限于文成公主的具體佛教業績,而著眼于漢傳佛教對吐蕃佛教的持續長遠影響來看,前半句的評價還可值得商榷。而后半句看到儒家文化的巨大影響可謂抓住本質。法國學者麥克唐納(Macdonald,A)在考釋《敦煌本吐蕃歷史文書》時,用了不小的篇幅探究唐朝思想文化與制度對松贊干布建立制度規范和神權思想的形成,指出了吐蕃大事記年部分把王朝的大典制訂的時間確定在松贊干布執政時代,并認為受到帝制先例的影響。而恰恰是這個時代向唐朝國子監派貴族子弟學習儒家經典,并請回儒家經典。直接的證據是贊普邀請唐朝文人為吐蕃制訂國法和作為王朝正典的“大典章(吐蕃的祖拉,gtsug-lag)”。接著,她謹慎地得出結論:“雖然我們從這些比較中不能看到吐蕃直接向唐朝借鑒的標志。但我再重復一遍,‘天子’和‘gtsug’的概念產生了特殊的反響共鳴,而且在吐蕃的巫教思想中具有非常深刻的根源。然而,如果認為那種形成一種國家之大法和君主理論中包括一定數量的先決條件的思想對松贊干布及其繼任者們施加了影響,那很可能是由于他們與唐朝進行接觸交往的結果?!边@對認識早期吐蕃歷史和宗教傳說具有重要參考價值。

            戴密微在《“祖拉”與吐蕃巫教》一文中同樣對儒家思想和文化在吐蕃的傳播和深刻影響做了十分具體和透徹的分析。他最后引證了《易經》“夫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淮南子》中“人主之情,上通于天”,以及《中庸》“圣人天覆地載,日月照、陰陽調……故能法天(圣人像天)?!钡热寮医浀湔撌?,得出結論說:“我們不能天真地閱讀吐蕃王家碑銘和《岱噶愿文》,以圖從中看到巫教的內容。某些巨資確實是指這種宗教(第一位先祖的降臨),但其他諸多句子則照搬了漢地同行的措辭。這些例證中的大部分都出現在《愿文》中,這并非事出偶然,因為它們是在漢地寫成的?!薄皾h地對吐蕃文學的影響是巨大的,這在很大程度上無疑應歸功于那些習慣于寫外交文書和書信等的學者,其中充斥著具有夸張性的贊辭和比較?!虼?,‘神的方式’和‘天地之原則’(存在方式)等短語,并不是古代宗教,而是贊普以其智慧和治國術而努力遵循的模式。但這些帶有夸張性的短語和官腔措辭都明顯是受到了漢地影響(正如贊普的正式尊號‘圣神贊普’一樣)?!倍?,唐朝思想和觀念影響吐蕃的時間是在松贊干布時代。林冠群在《“贊普”釋義——吐蕃統治者稱號意義之商榷》一文中更進一步指出:“雅礱悉補野氏以天神之子下凡人間的理念,與吐蕃各地方勢力角逐,隨著控制地區日廣,控制人口愈眾,舊日傳統的組織與辦法,已左支右絀,無法再據以維持政治與社會之秩序,而導致崩潰。遂于重建吐蕃社會秩序,建立吐蕃王朝政府組織之時,引進了中原名分秩序的觀念與做法。利用贊普以天神降臨人間,使天人和諧,萬物滋長的象征意義,與中原典籍所載“天命論”的神似,主張吐蕃王室統治權的合法性與正當性,是故一世萬代,無容他姓后代。大論則承贊普之命,管理俗世軍民之政。如是,王權與相權作了明確的劃分;又如吐蕃也學用了一些漢籍重要詞匯如mgo nag po(黔首,用來稱呼所屬之庶民);用vdzam bug ling gsumgnyisdbang du vdus(三分天下有其二),來形容其擴張國勢的結果?!眱鹊氐摹逗訄D、洛書》以至五行、陰陽、八卦這一系列哲學思想從吐蕃時代傳入西藏地區,其影響始終存在。而法國收藏的敦煌本藏文星占文書中,更包含著來自內地的吐蕃藏文堪輿圖資料,這些是通過文成公主、金城公主等攜往西藏的,或者通過吐蕃請賜漢文儒家經典傳入的。正是儒家思想和包括五行思想的傳入和影響,促成了西藏地方史家對西藏地方早期歷史的再認識,乃至再構建,天命論思想便是其中之一。

            青藏高原地區是一個自然災害頻發的地區,在生產力水平低下,人們抵御災害能力相對較弱的古代時期,如何應對災害并努力減少災害所造成的生命和財產損失,無疑是不能回避的問題。與此同時,自然災害往往與政治生活密切關聯在一起,成為上層統治集團激烈斗爭的手段。吐蕃時代信奉佛教、信奉苯教的大臣在尖銳的較量,雙方都把自然災害作為工具攻擊對方,而且始終使用、屢試不爽。這種“天人感應”的思想既非苯教教義所固有,也非佛教理論的發揮,而是唐蕃雙方多渠道密切交流的結果(《尚書》《春秋》等儒家經典是其重要媒介),并且被斗爭者的雙方苯教、佛教共同使用,足見,它對當時吐蕃政治和思想文化產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響,也可能成為西藏地方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進程中一束思想交融的花朵。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AV天堂影视_久久精品无码国产AV_日韩成人无码专区一视频_日本在线精品视频观看